德阳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大俗既大雅兼谈贾平凹书法以自勉

2019/10/28 来源:德阳财经网

导读

文|张永虎昨天中国新闻调查第一人(也是身价最贵的记者)王克勤老师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授课,在讲到新闻语言的平实和易读原则时,突然问:大家知道

大俗既大雅兼谈贾平凹书法以自勉

文|张永虎

昨天中国新闻调查第一人(也是身价最贵的记者)王克勤老师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授课,在讲到新闻语言的平实和易读原则时,突然问:大家知道华语世界知名度最大的作家是谁?台下有人说是莫言,有人说是孔子,还有人说是龙应台…我有严重的故乡情结,说:贾平凹。王老师听后就cao(关中方言,指生气)了,说“你们平时都不读书啊!是李白!由于连70岁的老太太都知道‘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’。这就是通俗语言的魅力”!

大俗既大雅兼谈贾平凹书法以自勉

听王老师这么1讲,我又想到了贾平凹先生,他是中国“字价”最贵的作家,他的一张四平尺的书法作品现在市场行情近十万。有人说他爱钱,也有人说他写的字不入流,但是找他买字的人还是趋之若鹜。有人今天还在骂他写的字难看,明天可能就背着一包钱给他送去了,用书画行业的话说就是:贾老师的字是“硬通货”。这就是市场,不服不行。其实这没啥神秘的,道理就在那摆着:他的字为啥值钱,由于他名气大,他为啥名气大,由于他的文学作品广为人知,他的作品为啥广为人知,由于他的叙事语言特别接地气,也就是“易读”。有些人骂他字卖的太贵,我想大部分是妒忌心理在做怪。由于有的书法家苦练几十载,每天大批量“生产”,一年下来,收入不及贾老师一张纸。所以他不挨骂谁挨骂。蒲松龄每天泡在茶社里与来往的客官喝茶,听不同的人给他讲故事,写就了《聊斋》。

大俗既大雅兼谈贾平凹书法以自勉

贾平凹先生在秦岭山里访遍村农野夫,听他们讲“段子”,写就了《太白》(被称为现代聊斋)。

我记得自己上小学2年级的时候,就在看贾先生的书了,可那时母亲不让我看,说他的书有些内容少儿不宜。但我还是背着母亲偷偷地看,由于他的书我能看懂。那个时候我认不了几个字,大概“能看懂”就是最大的阅读乐趣了。用平民视角和大众语言写作,成绩了今天的贾平凹。

我认为,一个作家,当你以咬文嚼字的风格写作的时候,你就输了一半了。让他人花费大量时间和心思去消化你精心炮制的晦涩之作,这无疑是在犯法,也是在慢性自杀。有些朋友说我写的东西他们最爱看,那是由于我爱说大实话,爱写大白文。又想起一句话:我们小时候幸福很简单,长大了简单很幸福。既如此,做人行文,为什么不能再简单朴素一点呢?——2017年4月13日自勉。

标签